怀爱伦作为健康改良者的个人经验(08)

2019-03-05 14:05:13 59

怀爱伦作为健康改良者的个人经验(08)


健康改良

在旅行餐车上

当那些父母儿女们吃他们的丰餐美味时,我的丈夫和我在平常吃饭的中午一点钟时,吃自己清淡的食物,没有油的粗面包,及大量的水果。我们吃得津津有味,而且满心感谢,不必为反复无常的食欲而随身携带“食品店”。我们吃得很饱,毫无饥饿之感,直到次日早晨。那不停吃桔子、果、爆米花和糖果的孩子却觉得我们是穷旅客。——《健康改革者》187012月

  (5321873年,少许牛奶糖)

应付困难,拒绝妥协

  三十年前,我经常身体极其软弱。大家为我献上许多祈祷人们以为肉食给我力,就让以肉食为主。结果我非但没有加增体力,反而越来越弱。我常常疲力竭而晕倒。后来主赐我亮光,说明男女世人肉食精神、道德身体所带来的伤害。我蒙指示:肉食影响人整个身体,会加强人的兽性和饮欲念。

  我马上从菜单上取消肉食。此后我只是偶尔不得已用一点肉食——Letter 83, 1901

  (699段,有时在得不到其它食物的情况下,怀爱伦不得不吃一些肉食。)

  怀爱伦从年轻时起就负起写作向公众传道的责任,不得不将家务大部分交给管家和。她不一定能获得受过卫生烹饪训练之人的服务。因此她生活有时要在理想的标准、知识经验、新厨的标准之间妥协。她还经常出门在外,不得不迁就所拜访人家的饮食。虽然她可以靠营养不足食物为生,但有时似乎用一点肉食的必要,尽管她明知这不是最佳最中意的食物。——编者

——摘自《论饮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