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爱伦作为健康改良者的个人经验(16)

2019-03-13 14:20:04 31

怀爱伦作为健康改良者的个人经验(16)


健康改良

改良的一般原

我拥有赐关于健康改良问题的大光。我本来没有主动寻求这光,也没有研究去得到它。这光是主给我,要我传给别人的。我把这些事摆在人们面前,就总的原则进行思考。有时我应邀去别人家吃饭,有人问起的话,我照实回答。但我从餐桌其上的食品指责任何人。我认为这样做是很礼貌、很不恰当的。——MS 29, 1897 

宽容别人

我没有用自己来作为别人的标准。有许多东西,我可以不吃,而不会感到有什么严重的不适。我设法弄清什么东西对自己最适宜,然后也不必向别人说起什么,我只吃自己能吃的东西这仅仅是二、三种不会在胃里起麻烦的食物罢了。——Letter 45, 1903

人的体质和性情同;各人身体的需要也有很大的差别。对一个有益的食物,对另一个人也许有;因此不能定下适用于每一个人的详细规则。我吃不了,因对我不适合;但如果据此说谁也不可以食用,这就十分荒谬了。我吃一羹匙牛奶煮的汤或牛奶泡烤面包就不舒服;但我家别人都吃这些,没有问题。因此我只吃最适合自己胃口的食物。家人也这样做。我们没有争执,没有辩论在我的大家庭里,大家和睦相处,因为我不指定他们该吃什么,不该吃什么。——Letter 19a, 1891

——摘自《论饮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