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精与社会(14)

2019-04-11 13:14:11 38

公共健康问题(03)


健康改良

魔鬼的能力在运行

但是我国的领袖们难道不要对这种致命弊端的流行,就是酒类交易的结果负主要的责任吗?他们难道没有责任和权利消除这种致命的弊端吗?撒但已经制定了他的计划。他与立法者协商,他们接受了他的建议,于是采取行动,藉着立法,使罪恶增多,导致笔墨所无法形容的许多可怕的罪行和惨景。魔鬼的能力藉着人运行。人受到试探放纵食欲,直到完全失去自制。酒徒的丑态,即使不那么普遍,也应激起公愤,使酒类交易一扫而空;但撒但的能力使人心地刚硬,判断扭曲,目睹酒类交易的祸患、罪恶、贫穷如洪水一样泛滥世界仍无动于衷。……

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,年复一年,撒但死亡的陷阱设在我们的社区,门口和各街角凡能捕捉到人的地方,以毁灭人道德的力量,抹煞上帝的形像,使人们堕落到禽兽不如的地步。人们处于危险之中正在灭亡,哪里有基督徒积极活动,作出坚决的努力,发出警告,开导同胞,拯救他们将亡的弟兄呢?我们不要谈论设法拯救已经死亡或失去的人,而要拯救那些尚能感应同情和帮助的人。……

藉着使酒类交易合法化,法律许可了人类的堕落,拒绝制止使罪恶泛滥世界的交易。但愿立法者们考虑一下,这一切对人类的生命,体力和智力所带来的危险是否不可避免。人类生命遭受的这种毁灭是必要的吗?——《评论与通讯》,1894529日。

酒商的责任

那些把酒卖给同胞的人……向酒徒收了钱,却没有给他等价的东西,卖给他的东西令他发狂,愚蠢,变成一个邪恶残忍的魔鬼。……

但上帝的天使目睹了这条堕落道路的每一步,记录了人将酒瓶放在邻居嘴边所产生的每一个结果。酒商被列在双手沾满鲜血的人中。他被定罪是因为不断地提供有毒的饮料,使他的邻舍受到试探走向灭亡,许多家庭也因而充满不幸与堕落。上帝要酒商对他钱柜中从可怜的酒徒那里赚来的每一分钱负责。酒徒已完全丧失了道德力,将自己的人格淹没在酒中。——《评论与通讯》,189458日。

——摘自《论节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