塞特和以诺(02)

2018-01-17 08:48:13 23

塞特和以诺(02)

心灵健康

  该隐受了上帝的咒诅之后,就退出他父亲的家庭。他起初以耕种土地为业,如今他却建了一座城,按着他长子的名字给那城命名为以诺(创417)。他已经离开耶和华的跟前,放弃了恢复伊甸的应许,而在被罪所咒诅的地上追求产业和享乐。这样,他就作了那些敬拜世界之神者的魁首。在那单单有关世俗和物质的进步上,他的后裔有了显著的成就。可是他们眼中没有上帝,并违抗上帝对于人类的旨意。该隐的五世孙拉麦在该隐所犯的杀人罪上,再加上多妻的罪,而且夜郎自大,旁若无人。他虽然承认上帝,却拿上帝保护该隐的话来作自己安全的保障。亚伯曾过一种畜牧的生活,住在帐棚里。塞特的后裔也是如此,“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,是寄居的,”却追求“一个更美的家乡,就是在天上的”(来11:13;16)。

  这两等人彼此隔离了一段时期。该隐的种族从他们起先居留的地方扩展出去,散布在塞特的儿女曾经居住过的平原和山谷之中。塞特的子孙为了避免他们腐化的影响,就退往山里去安家。只要这种隔离继续存在,他们就能保持敬拜上帝的纯洁制度。但时间渐逝,他们渐渐地出来与山下的居民来往。这种来往产生了极恶劣的结果。“上帝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”(创6: 2)。塞特的子孙迷恋于该隐后代女子的美色,就与她们通婚,因此上帝就不喜悦他们。许多敬拜上帝的人被那经常在他们面前的引诱所蛊惑,就陷在罪里,丧失了他们特殊和圣洁的品格。他们同这些堕落的人结合,就在思想和行动上与他们同流合污;于是第七条诫命的限制也不顾了,“就随意挑选,娶来为妻。”塞特的子孙“走了该隐的道路”(犹11)。他们倾心于世俗的兴盛和享受,忽略了耶和华的诫命。世人“故意不认识上帝;”“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,无知的人就昏暗了,”所以“上帝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”(罗1: 21;28)。罪恶在地上到处蔓延,如同致命的麻疯病一样。

——摘自《先祖与先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