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迦南(03)

2018-05-13 12:08:19 7

回迦南(03)

心灵健康

  上帝使那地的居民都甚惊惧,所以他们没有企图为示剑被杀的人报仇。于是雅各一家的人平平安安地到了伯特利。上帝在这里再向雅各显现,向他重申立约的应许。“上帝就从那与雅各说话的地方生上去了。雅各便在那里立了一根石柱。”

  在伯特利,那陪着主母利百加从米所波大米亚到迦南地的奶母底波拉死了。雅各为这一位在他父家多年受爱戴的老人大为悲伤。这个老年的妇人常使雅各想起幼年的生活,特别是那极其宠爱他的母亲。底波拉埋葬时,大家表示那么大的悲哀,甚至她坟墓上的橡树也被称为“亚伦巴古”,意思就是“哀哭的橡树。”底波拉一生忠心的服务,和雅各全家对于这个老年朋友的去世所表示的悲哀,都有记在圣经中的价值。这是我们所应该注意的。

  从伯特利到希伯仑只有两天的路程。在路上拉结死了,雅各大受打击。他曾为了拉结的缘故服事拉班两个七年,并因深爱拉结,不以辛劳为苦。多年之后,当雅各在埃及临死,约瑟来看他的时候,这位年迈的先祖回顾了他的一生。他所说的话足以显明他爱拉结的心是多么的恒切。他说,“至于我,我从巴旦来的时候,拉结死在眼前,在迦南地的路上,离以法他还有一段路程,我就把她葬在以法他的路上”(创48:7)。 在他一生悠久和困苦的历史中,他只回忆拉结逝世这一件事。

  拉结临死时,生了第二个儿子。她用最后的一口气给她儿子起名叫便俄尼,意思就是“我的忧患之子。”他父亲却给他起名叫便雅悯,意思就是“我的右手之子,”或“我的力量。”拉结埋葬在她去世的地方,雅各就在她的坟上立了一墓碑,作为她永久的纪念。

  在往以法他去的路上,另外发生了一件暖昧的罪行,玷辱了雅各的门庭,并使流便丧失了他长子的权利和尊荣。

——摘自《先祖与先知